范扬:我来说说“以画入书”

发布时间:2019-12-30 05:21阅读次数:
分享到:

人们常说“以书入画”,我来说说“以画入书”。 

书法的用笔、用线、用墨、间架结构、章法布白是有很多讲究的,对于画画来说,确是拿来有用的。 

也有人先写字,后来画画儿,书法之用笔入了画法,由书家兼任了画家。如吴昌硕先写字,后画画儿,成就了一位大画家。 

今天,有许多画家也会写字,有人说这是“画家字”,语气中颇有讥讽意味,大约是以为不正宗,不入流,野狐禅之类吧。本来,“画家字”是指画家写书法,倒也是实指,原无厚薄褒贬之意,而近日往往却被人认了是贬意词。这我就有点不服气,倒是要来商量讨论一番了。 

首先,古人说“书画同源”。说是伏羲老先生在天水的卦台山“一画开天下”,这应当说是画在书先吧。河图洛书出,排位也是图在书前的。图书馆,图书馆,图与书虽是并列,但也有排序,图在书先。可见,以画入书是个正理儿。古人是讲道理的,取名排序不乱来的。

又说,甲骨文是依托象形文字发展而来。把对象画下来,而后简略其形,达成共识,成了文字。这不正好是说了以画入书的事儿了吗?

书画同源,后来又分流了,这是史实。

范扬《九华山古拜经台》

在外国,西班牙的阿尔塔米拉、法国拉斯科洞窟中的岩画也出现在文字之先。古埃及的文字严正规整,但也一眼能看出从图画形象而来的脉络。

所以说,图画在文字书法之先的,画在书前。后来以画入书了,这就是来龙去脉。

以画入书,是事实史实,列位要明白清楚这一点。 

现在言归正传,我还要说说“画家字”的事儿。 

我闲来无事,偶尔翻翻《中国书法史图录》,有意无意间看到了许多的“画家字”。苏东坡、米芾,大书家、大画家,以画入书的典范。东坡先生的笔法、章法、墨法之所以有创造,我以为得之于画法。苏子自己说是执笔无定法,旁人讥苏字蛤蟆形、墨猪法。我认为很形象,说出了苏字的特色,说了他的创造所在。

范扬《木匠在劳作》

米颠自以为不让前贤,看来也是得益于画法入书的延拓及造型架构之能事,而不是依据陈陈相因的书法笔阵之类的传说。细看米字,放纵恣意处,确是不让《兰亭》的潇洒风流。 

入元,赵孟是大高手,大画家,大书家。赵体妩媚,开一代风气,人见人爱。不是画家,恐难有此作为。山水画家吴镇,不与时代同流,书法自有一番气象。倪云林倪高士,清高绝俗,书法意态俊朗,清风明月,万古云霄,如画一辙。这些“画家字”,真正叫人佩服。 

到了明代,沈周、文徵明、唐伯虎,哪一个不是画家字?就是陈老莲,其画奇巧怪倔,其书法也不正是如此吗?

范扬《迪拜写生》

明清之际,傅青主,傅山画,傅山书,一体化。画如其人,字如其人,风骨岸然。比较之下,王觉斯的东西在格调上、笔法上拖泥带水,弱了许多。这“画家字”还真正反映了各自的心性也。

四僧也个个是“画家字”,能写。其中,八大山人最具特色,中锋往来,不作勾丝连带、小巧腾挪,一任天真,不媚世俗,正是八大画法之延伸。石涛、弘仁,加之梅瞿山,也是书法如画法,画法入书法,各有建树。 

再说说“扬州八怪”。怪就怪在画家在书法上的不同凡响。金农字最怪,有把刷子。追溯起来倒是开现代美术之先河。顺便扯一句,美术字也算是“以画入书”吧。八怪之中,李复堂厚重,李方膺飘逸,华新罗笔意疏朗,郑板桥楷隶乱石。黄慎野逸,罗聘稚拙,各有风貌,究其由来,从画法中出之哉。 

到了近现代。齐白石,木匠笔法,直来直去,与其画法一理,倒也痛快。黄宾虹字也不错,写甲骨古篆,有如画字。林散之随宾老学山水,学画未成而笔法墨法入了书法,用笔枯而润,以画入书,成就了一代大家。林散之比照了吴昌硕,正好是吴氏以书入画,林氏以画入书,配了个对子。

范扬《查济》

画家造型能力又强过一般书家。山川人物,花鸟鱼虫,万类万象皆入于我笔下。就书法这点间架结体,点画布白,自是得心应手,随机生发的。画家们又总是要别出心裁的,这字体自然就与众不同了。这一点古人的许多例子就是明证。 

所以说,“以画入书”有道理的。画家写字给书法充实了许多新的元素,书法书体随之丰富起来了。一代一代画家们“以画入书”,给书法的进程带来了新的审美趣味和评判标准。 

综观历史,扫描当今,我们要重新审视“画家字”,应当对“以画入书”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和崭新的认定。

范扬《黄山汤口浮溪村》

重复一下我的结论是:唐宋之后,正是“画家字”作为主流,推动了中国书法的前行和发展。“以画入书”是史实,是正史。 

诚然,那些对传统书法源流认识不足,不曾下过真功夫的画家,仅逞一时意气,虽能写出点个性,但底蕴不足,不能成气候,因为中国书法源远流长,审美标准是极高的,不大允许胡来。同样,没有辨识能力的写字匠,重复前人而又不能超越,皓首穷经而无有所得者,他们的“书家字”毫无建树,更是不可能创造新书体,引发新格局的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可能这样的“书家字”还不如那些有些想法的“画家字”。 

至少,我们可以从画家写字的新鲜劲儿,从他们的探索和实验中得到一点启发吧。

丁酉大暑京城客次  

范扬《查济许溪河广源楼阁写生》

范扬《仙猿献寿》

范扬《幽谷松风》

范扬《查济村广源阁写生》

范扬《沙湾东大塘写生》

范扬,1955年1月生于香港,祖籍江苏南通。1972年入南通市工艺美术研究所,1982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。曾任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曾任南京书画院院长、金陵美术馆馆长。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,中国国家画院博士后导师,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,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博士生导师,文化部优秀专家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电话:0551-68110671
传真:0551-68110671
地址:合肥市滨湖新区高速时代广场金融中心C3-1705
<